当前位置: 主页 > 公路文化 >

公路之光

时间:2018-04-16 17:14来源:未知 作者:和再兴 点击:

     人这一生,除了床榻,数路最亲密。

 奋斗在路上,风景在路上,荣耀在路上,迷茫也在路上。无数有形的、无形的路贯穿着人生,许多故事都发生在路上。
   路是大地的经络,也是人生的底色,那些深深浅浅的印记,试图洞察世事明理。
   路的起点,是家,路的尽头,也是家。有了路,从此有了远方,有了行者,有了思念。
   丽江早在战国时期就属秦国蜀郡,大研古镇在南宋时初具规模,证明人类开始密集活动也是久远之事,可我的故乡,那时荒无人烟。
   对路的初识起于我出生的村庄,村里仅有一条通往县城的土路,在那人背马驼的年代,车很少见。
   更多对路的认知,是成为丽江公路人一份子之后的事,当然,公路囊括了我对一切交通道路的称谓,这狭隘归于丽江境内没有港口深海,到处山陡峰峭,公路似乎统治着主流,即使选择飞机出行也避不开那段美丽的机场高速。
   丽江交通史料记载,民国23年(1934年),公路开始触及丽江土壤,一路难产,几近夭折;1946年,勉强现雏形;1958年,在那闹饥荒的年代,成立了中甸公路管理段;1960年,中甸公路管理段改称中甸公路养护总段1965年,中甸公路养护总段原建制迁往丽江单位名称改称丽江公路养护总段代管理迪庆州公路至1973年1966年,公路养护十团;到后来的丽江公路管理总段,现在的丽江公路局……一路艰辛,一路希冀,八百公里路云和月,橘红成了路上最久的风景。每一次更名,公路人都进行了一次挣扎和超越。
   六十余载,春去秋来,一抹抹橘红,在天地间匍匐,从未止步,义无反顾地在大地的皱褶中铺草席叶,枕雾眠石,从中揣摩“沐歌静婉,浅笑浮生”的情怀。
   山长水远,江河蜿蜒是山川大地的决策,道路曲折是人类与自然的妥协,回头看看,路越直越宽、越美越长……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画面美得让无数人为之动容。想象到马车的出现,更让这一幅画美得无力,无数次对话过这场景,不忍安插进去人的身影,害怕推倒内心建筑。马蹄印与车辙迹的分离耗时千年。而今,长亭脱胎换骨变成观景台、休息区,履行着新的使命。
   纵观历史烟云,朝代更迭,却没有文化绝对隔断,五千年的文明是完整而持续的。公路行业一直改革,公路行业文化一路传承,橘红绽放,堆砌着“保障畅通”、“路畅人和”、“绿色、品质、智慧、平安、美丽”的内核。
   历史记住了太多发生在路上的人和事,而忽略了路的本身,人们习惯去感动路上的人和事。衣锦还乡之路,流放荒芜之路,赴京赶考之路……路让历史变得有血有肉。在路上,本身就是诗意。
   路似奴婢,纵使不离不弃,也容易淡忘于案台之上。有时候,修路的人,看不清路,看清路的人,上不了路。路越修越宽,人心越变越窄。
   在路上是一种状态,也是一种心态。公路人向往着在轮回里归位,染出千万家橘红的胎记,路二代、路三代……生生不息,谱写着一曲曲无字碑歌,虹霞中化出无限张力,默默入驻内心。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想象,或者假设。那橘红群像,让路越来越年轻貌美,“功成不必在我”的品质在酸甜苦辣的万象心路中舒展,这是《诗经》里群体生活的智慧结晶。
   丽江境内,管养着纵横交错的八百多公里路,可路始终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的需求”的方针指引下,公路人任重道远。
   我们有疑惑,也对人生感到困顿,对明天的何去何从惶恐。若干个理由中,挂牵的还是饭碗。一般来讲,苦与挫折是人生常态。
   有路的一天,就有使命,而有人的地方,就有路。路是孕妇,因家的思念,就会不停地分娩。盛世之下,吾辈当何为?“铺路石”精神需要我们这代公路人延续,在这一沉甸甸的殊荣上,肩负新的使命,新壶添旧酒,不是出路。
   春意盎然,百花竞放,桃红柳绿诉说着世界的缤纷与饱满,时下正值公路行业的黄金季节,大中修、小修保养、预防性养护……公路人辛苦忙碌于山巅河谷,悄然变成一副模糊的油画,打磨起岁月的颜色。路太美,也太柔,比起生命。

   公路之光,是长路当歌中的橘红,是如虹彩路边的行道树,公路之光,源自那一张张苍老的颜容背后,怀揣纯真的心,前仆后继,莫问身归何处的达观。

   一路风雨一路歌,修桥筑路间,也修度了自己。


   岁月如歌,填一阙《蝶恋花》,向丽江公路前辈们表达敬意!


蝶恋花
               ---至丽江公路人

丽水引云深巷闹
玉璧金川
小桥河中绕
戴月披星石上照

天晓逐日雄鸡叫

路翁持锄心未老
烈焰红袍
垒砌人间道
越陌度阡歌正茂
吞风吻雨橘红耀

 

 

(责任编辑:木小桥)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橘红蔷薇

    车在公路上疾驰 公路在车后延伸 侧脸捕捉瞬间而过路边风景 只见衰草枯竭,万物肃静 一...

  • 那远去的村庄

    某个秋天,雨落金民。 我极目眺望着秋雨中迷离的船山,她像泰坦尼克号般安静的沉睡在...

  • 【喜迎十九大 · 主题征文】可爱的人

    有这样一群可爱的人:他们身着橘黄的醒目衣服,永远奋斗在公路养护的第一线。 你所在...

  • 路边的树

    那一身被春沐浴过的霓裳 变得雀跃 舞动着青春的旋律 在夏的炙热里 巍然屹立在路上 才...

  • “橘红”,大地和远方

    人活着,便有远方,也就有通向远方的路。春去秋来,公路人总是用脚步丈量着大地,那一...